在彩云之南的登顶和败北 华侨城再次出售云南资产

中国网地产 2019/7/23 18:36:31

中国网地产  陶婷 在融资渠道收紧、调控依旧严厉的2019年,云南华侨城“特困企业”的帽子还是没能摘下,云南华侨城成为“第二总部”的念想,大抵在今年无法实现了。

华侨城再次出售云南资产

7月23日,重庆产权交易网信息显示,华侨城拟转让昆明华侨城投资有限公司25%股权及6380.92万元债权,转让底价约为1.4亿元,其中25%股权挂牌价为7577.13万元,转让方对标的企业债权挂牌价为6380.92万元。

中国网地产通过企查查发现,昆明华侨城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1月08日,法人代表为葛宝荣。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开发;主题公园的开发、建设、经营、管理;文化创意产业园区、休闲娱乐园的开发等。昆明华侨城股东信息这一栏显示,华侨城(云南)投资有限公司持股51%、华侨城西部投资有限公司持股49%。

而在此之前,就在7月初,昆明华侨城刚刚发布《华侨城第二总部项目住宅部分总包主体工程施工招标公告》。该项目建设资金来自自筹,项目出资比例为100%。除此之外,这家成立不到一年的公司,鲜少有动作。

与“无水花”的现状一致的是,昆明华侨城可谓“惨淡经营”。据公开资料显示,昆明华侨城资产总计评估价值5.66亿元,负债总计评估价值2.63亿元,净资产评估价值3.03亿元。截至2019年6月份,昆明华侨城营业收入0万元,营业利润-562.9万元,净利润-562.849万元,所有者权益6387.23万元。

实际上,云南项目被出售,这并非第一次。7月14日,云南旅游发布公告表示,以发行新股和现金支付方式收购文旅科技100%股权,且定向新增股股份将于7月16日上市流通。这两家公司均属于华侨城旗下公司,属于关联交易。云南旅游及文旅科技均为华侨城集团旗下资产。

7月11日,出让巍山华侨城世博南诏文化旅游公司40%股权;7月1日,挂牌云南华侨城置业50%的股权。华侨城相关负责人此前的回应称,此举将有助于扭转云南华侨城多年来的亏损状态,降低资产负债率、获得融资条件。

“彩云之南”的登顶和败北

早在多年前,华侨城便涉足云南市场。2007年,华侨城与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云南华侨城实业有限公司,开发建设云南昆明阳宗海生态旅游项目。将云南打造成华侨城集团“第二总部”,这一思想,也被华侨城提上日程。

2017年,云南市场火热异常的同时,华侨城也宣布战略入滇,通过央地混改模式,重组云南世博集团、云南文投集团,并承诺在“十三五”期间投资2000亿以上开发建设云南旅游文化产业。2018年7月,华侨城又启动“云南大会战”,欲举全集团之力,重点突破云南全境旅游布局。

两年后的今天,云南资产却被四度出售。这也就意味着,云南华侨城“特困企业”的帽子将继续戴在头上。据公开资料显示,2012-2015年,云南华侨城净利润分别为4857万元、1625万元、 -11003万元、-16356万元,业绩处于长期滑坡亏损状态。近两年该公司业绩虽未披露,但仍未能扭亏。而云南华侨城置业2017年度的业绩数据在交易公告中显示为“无”,2018年度营业利润及净利润则均为0。

究其原因,诸葛找房市场研究员姜国君告诉中国网地产,通过央地混改大举进军云南文化旅游产业,以抢占云南这片旅游高地来实现主营业务的扩大和提升,这个战略方向本身是值得推崇的,但其在滇的开发项目也表现出一定程度的乏力,这与开发投资节奏过快 、业务拓展过宽有关。

此外,中国网梳理四宗交易发现,四宗交易比如云南华侨城置业、昆明华侨城投资有限公司等,分别以项目开发以及非景区经营为主。据此,姜国君分析认为:“除了改善自身的财务状况,另外也隐隐透出其有剥离项目开发、回归景区经营的意图”。

不过,在某业内人士看来,除了企业自身扩张以及基本面所累,还跟房地产行业的大形势有关。

新经济周期下文旅不易做

处在新经济周期下的云南房地产市场,融资渠道依旧处于收紧状态。据银保监会消息,日前云南银保监局开出4笔罚单,涉及个人消费贷款违规流入房市,涉及处罚金额超400万元,涉及浦发银行昆明分行、兴业银行昆明分行等。

其中开具罚单的理由是:个人消费贷款违规流入房市、股市;贷款用途审查、监控不力;为不符合政府购买服务规定项目提供融资;违规为土地储备提供融资;通过经营性物业贷款渠道增加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等等。

这种收紧的严厉调性是从2017年开始,2018年更是达到了顶峰。2018年,在“房住不炒”的主基调下,火热到极点的云南楼市,遭遇史上最严调控。

去年7月份,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云南省下的多个城市相继出台限购政策,比如昆明在“限售”+“认贷”的调控基础上升级;景洪市新购商品房满两年才可交易;西双版纳实施“一城一策”;大理市规定实际销售均价不得高于已备案预售价格等等。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住宅市场遭遇政策冲击的情况下,文化旅游市场也广受“牵连”。并且,“云南文化旅游市场,也被相邻的贵州强势赶超。华侨城入滇的节点又恰逢此时,这也给其布局和营收造成了一定的外部压力”,姜国君认为。

那么,在大环境形势严峻,文旅地产周期长而又见效慢的情况下,被寄予厚望的云南华侨城的未来将何去何从?“大的主基调不变的情况下,应该从内部运营、市场战略等方面进行思考与改变”,某业内人士说。

蝴蝶飞不过沧海,又有谁忍心责怪?

(责任编辑:陶婷)

立即分享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电脑版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京ICP证 0400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2008

house.china.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